小说村 > 农村小说 > 农女厨妃:带着空间养萌娃 > 第760章 全文大结局
听书 - 农女厨妃:带着空间养萌娃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?
确定
取消

第760章 全文大结局
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
  第760章 全文大结局

  我挺灰心失望的,可是他愈是不给我瞧,我便愈是新奇。

  这样,又过了几年,我们全都长大了。

  有一回师尊下山好长时间全都没回来,我发觉师哥亦不见了,我满山遍野的找他都找寻不到。

  从没一个人待在梧桐山过,我也非常少见外人,每一日都过的胆战心悸。

  直至有一日,看见师哥抱着个陶土作的瓶子回来。

  他又变了脸,我看他这一回作的脸相当的真实,便问了:

  “师哥,你的脸……”

  师哥说:

  “我出师了,这是我的真脸。”

  终究看见了他的真脸,如愿以偿的我欣悦若狂,激动的讲不出话来,只一个劲儿的看着他的脸看。

  师哥的脸不太算非常风流英俊,顶多算不难看。

  只是我期盼的太久,总觉的他那张脸愈看愈好瞧,横竖比他先前的每一张脸全都要好看。

  我孤自开心着,却发觉师哥的面色越发不对。

  我的目光终究落到了他抱着的瓶子上。

  心头隐约觉的有一些不安,我轻声的问:

  “这是啥?”

  他瞧了我一眼,只轻声的说:

  “是师尊的骨灰!”

  这个讯息犹若晴天霹雳,不知道那日我们是怀着如何一类心情把师尊给埋了。

  师尊死啦,好像这个家也应当散了。

  夜中,师哥照例作了一些小菜,一边用饭食,他一边说:

  “人总有一日会有这样一日,人也总会长大。

  你我全都不算小了,离开了师尊也可以活的非常好。

  师妹,可想过之后咋生活?”

 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,他问我,我压根不知道怎样答复,便反问他:

  “你呢?你打算咋办?”

  讲完又加了一句:

  “你是要离开这儿么?”

  师哥垂着头吃着米饭,轻缓点头:

  “恩,我要离开这儿。”

  “去哪儿?”

  我激动的问。

  同时,心头生出一类从没过的失落感,犹若世间即要崩塌一般。

  师尊死啦,师哥也要走了。

  “不知道!”

  他说:

  “在这儿待了这样多年,你便不烦么?我想出去走一走。”

  盯着他脸面上的漠然,我才知晓,实际上他从不是我的家人。

  家人是不会讲出要离开这类话的,家人会永远在一块。

  他是由于要留在梧桐山上学艺,因此才会跟师尊和师妹在一块。

  照料师妹,亦是由于那是师尊的意思。

  那夜间我吃了非常多酒,把师尊多年的藏酒都吃光了。

  他要我少吃些许,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缘分没了,便应当走了。

  我半醉半醒之时对他说:

  “师哥讲的对,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  我们在这山上待了这样多年,是该是走了。

  刚好,我也想着离开了。

  可是这一些酒全都是师尊存下来的好酒,丢在这儿多很遗憾?你不要阻拦着我,要我吃,多吃些许,便少浪费些许。”

  我一直在吃,原本我的酒量便不错,盯着这一些酒,有某种要想一口气儿吃完的冲动。

  可是再好的酒量,亦有吃醉时。

  晕晕糊糊间,见着师哥亦在吃酒,我开一坛子,他便取过一坛子自己把它们吃个精光,后来……

  后来……便没有后来啦,薛义盯着后边有几页纸给人为的撕掉。

  他瞠大了眼,揪着那残页翻呀翻,便是翻不出他想看的东西。

  “咋没了呢?不,她必然是写出来啦!”

  薛义模模糊糊的猜测到一些啥,可是……

  不,不是真真的,那兴许真真的无非一个梦。

  可她为啥要写出来?她的故事儿不该是这般。

  薛义翻开了最终几页,这是一个尾声。

  ……

  我知道他会戴上不一般的假面,可是没关系,我认他,从来全都不是看脸,只须要我看见他的一个身影就可以认出来。

  后来我累了,走不动了。

  自那日醒过来之后,发觉他已离开了,我接连找寻了他十个月。

  那日,我在一家好意的农夫家中,在他的妻子的帮助下生下了我的小孩儿……

  ……带着小孩儿找他,把小孩儿寄养在农夫家中自己去找他。

  我不知道一个男子跟一个女人当中该是发生如何的故事儿,我开始听取旁人的故事儿,由于我觉的总有一日,我可以找寻到和我们相一般故事儿,我要瞧瞧他们是咋作的……

  ……

  薛义翻过一页一页的纸,苍老的脸面上泪流满面。

  活了一生,有件事儿是他藏在心头的谜团。

  他藏了一生,不知真假,却选择了最荒唐的逃脱,连探寻真相的勇气全都没。

  那晚间他们吃醉了酒,发生了啥?

  仿佛他作了一个春梦,又仿佛……

  他抱着自己的头,痛楚的撞击在那书册残页上,又撞击到对边的山洞石壁上。

  为啥要逃脱?为啥不勇敢些许?

  他听闻师妹死啦,他便一直想知道她有没有给他留下一些啥东西?

  兴许是为他解惑的东西?

  当魏青说没有时,实际上他心头除却淡微微的失落外是放了一口气儿的。

  可是这一些东西……必然是她留下的,留给自己的。

  他明白了,那压根不是一个春梦!

  “呵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  薛义觉的自己必然是疯癫了,他推开身旁那一些杂物,癫狂的奔到那两座孤坟前。

  他跪在地下,抱着那块写着魏兰名儿的墓碑嚎啕大哭。

  “我知道了,我都知道了。

  师妹,我对不住你呀……”

  “可我不是存心的,我就是怕……”

  “不,我就是存心的,我这样懦弱……”

  “呵呵,我这样王八蛋,合该我孤独终老……”

  薛义一时哭,一时笑,口中还说着一些诡异的话。

  魏青和焕容回来时,看见的便是这般的场景,把他们吓懵了。

  “师伯,师伯你咋啦?”

  薛义转脸来,他们发觉他的脑门上早便血肉迷糊,而娘亲的墓碑上,已给鲜红的血染红。

  魏青惊的面色惨白,急说:

  “师伯,究竟是咋啦?你有啥想不开的跟我说们呀!”

  薛义吸了口气儿,盯着魏青轻声的问:

  “你今年多大啦?”

  魏青不知道他为啥会忽然问这个问题,仅是还是老实的答复。

  听了魏青的答案,薛义面如死灰,逐步合上的眼。

  他合该孤独终老不的好死,做他的师伯挺好的,师妹没有跟他说真相,该是亦是这样想的。

  魏青抱着薛义的身子,早给惊的面色煞白。

  焕容伸手出来,试探了他的呼吸,霎时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“师伯已走啦!”

  魏青心头嗝噔一声,皮笑肉不笑曰:

  “这也太……他咋忽然便走了,疯疯癫癫的,你说他这状况是不是亲王妃讲的老年痴呆症?”

  魏青一边说话间,那泪滴不知道咋也随着掉下来。

  除却娘死时,那魏青何时掉过泪滴?

  “师哥,我们把他埋了吧!”

  焕容轻缓叹气道。

  “好生,这老头……真是,他咋忽然就疯癫了呢,还把自己给撞死啦!”

  魏青一边窘迫的起身,一边窘迫的失去脸面上的泪滴。

  可是不知道为啥,这泪滴就是擦了又流下来,咋都弄不干净。

  “师哥,师伯忽然便死啦,我知道你伤心,可是你哭这样厉害我们咋给他做棺材嘛?”

  “我……我就是……我亦不晓得这是咋了,是不是你买芥末刺激到我了。”

  “我没买芥末,好啦,快别哭了,挖坑!”

  ……

  永德孤自把自己关在竹林的屋儿中,这一坐,已是三日。

  苏苏和永麟到底不是巫山神寨之人,巫山神寨还政于人后,他们早便已回了梅花儿谷。

  只是儿子还未想明白呀,又不可以不管,因此还的闺女出马。

  可是这三日,女儿貌似亦不好像了,永英已三日没有见着大哥了。

  “你也不要太急,那个面具他用了那样长时间,要拿下来铁定不易,我见着他是在研究咋把它拿下来,待他搞好啦便会出来。”

  梁永英说。

  “可是薛义一个晚间就可以拿下来,还未给他换上新的。

  你们咋就要薛义走了呢,他全都没把大哥脸面上的假面拿下来。”

  梁永英轻叹说:

  “这是他们师门中的规矩,如果薛义会帮他拿下来,他用的着自己折腾磋磨么?”

  “因此我才乐意他不拿下来的原由不是由于拿不下来,而是……他不想拿下来。”

  “他疯癫了不成?”

  梁永英叹说:

  “你想多了,我觉的你该是多给他些许时间。”

  房中,永德坐在一个唯有镜框的镜子前。

  脸面上的痛疼感已消逝,他坐在这儿已三日了,便是没有勇气去瞧瞧自己的一张面庞。

  这屋儿中,还有一只盆儿,跟一壶水。

  实际上镜子给他拆了,他还可以选择把水倒出来,在盆儿中,他也可以看见。

  只是每当他拿起那一只水壶时,内心就怯懦了。

  “我真真是么?万一……这是一张并不期许的脸面,大家伙儿又给龙复摆了一道?”

  那样我是哪位?

  他扯了下唇角,又笑曰:

  “不不,事儿总要处置的,不管是不是,我都该是要走出去!”

  “对,我要先瞧瞧,如果,我就留下来。

  如果不是,倘若我的真实身份是他们的仇敌……我便走的远远的,再不要他们找寻到!”

  屋中的人活在自己的世间中自言自语,像个神经病一般,房外之人,已禁不住要踢门。

  “你闪开,我今天非要进去不可。

  已三日了,他嘀水未进,你要饿死他么?”

  梁永英愣了愣,觉的此话亦有一些理儿。

  只是他和永德糊里糊涂的过了这样多年,谁亦不爱谁,每回见了面都恨不可以打上一架。

  他还从没张口令自己帮个忙。

  而便在三日前,永德张口跟他说,要他帮个忙,那便是守住这道门儿,不要任何人进去打搅到他,他说他要换脸。

  他已趔趄挣扎非常长了,终究肯换脸,自己亦是为他开心。

  可永英讲的也对呀,三日了,如果有个三长两短的……

  他盯着气急败坏的永英,忽然记起了先前,他们当中的一场交易。

  “翁主,你可还记的同意过我啥?”

  “啥?”

  永英为大哥的事儿急的不行,哪儿还想的起同意过他啥事儿?

  梁永英笑曰:

  “你说……倘若我帮你找寻到大哥你便……”

  永英知道他要说啥,她忙向前一步捂住梁永英的嘴儿,说:

  “那你还说找来湄公珠抑或澜沧珠给我的呢?”

  “那这两珍珠要紧,还是大哥要紧?”

  永英:

  “……”

  恰在她不知道怎样作答时,梁永英却是笑起,并闪开了路。

  “好啦,你也不要为难,我开个玩笑罢了。

  走罢,先瞧瞧他在里边做甚。”

  他们看见窗子中有个身影站起,不知走向了何处。

  永英面色沉了下,省去了敲门儿,干脆运起劲道一脚向那青竹编制的门踢去。

  这类门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,轻而易举便给她踢开了。

  而此刻的永德,手心正拿着那一只装满水的水壶。

  门搭腔而倒,他转脸看见满脸震惊的永英,手头的水壶也哐当一声掉在地下。

  “我……你们咋进来啦?不许进来!”

  永德赶紧抬臂盖住了自己的脸。

  不,不可以要他们看见。

  永英吸了吸鼻子,两步向前捉住他的胳臂,带着哭腔的口吻歇斯底中的大骂说:

  “你在怕啥?我们已等了你15年,你还是要我们等几时?”

  永德和梁永英都愣住了,他们头一回看见情格温婉的翁主歇斯底中的这样讲话。

  “你在怕啥?呀,你讲话呀!”

  永德张了下口,他有无数个理由,这时却给她问的哑口无言。

  永英哭叫说:

  “娘每回问起你,我都跟她说多等几日,横竖都等15年了,也是不在意多等几日。

  对你而言,这般身份的转变无法接受,你须要些许时间去适应。

  可是你还年纪轻,你有大把的时间去适应,去接受,多等几日也没有啥大不了的。

  可是父亲娘亲呢?他们最美好的时光都花儿在寻找你的道上,天伦之乐的日子对他们而言多耽搁一日就少一日,你还是要琢磨多长,你跟我说,我要他们继续等着。

  可是你不要遥遥无期好不好?”

  永德震惊了,他好像从没想过这一些问题。

  永英扯着他的胳臂轻缓向下拉,哀求说:

  “放低下,要我好生瞧瞧!”

  那一根胳臂,却似有啥东西固定住,咋也放不下来。

  “放低下吧!”

  永英轻声的说。

  搁下这一条胳臂,把他的脸搁他们跟前,对他来讲不光是一张脸的问题。

  这代表着告别过去,接受新的自己。

  永英亦不急,只一丁点的轻缓向下拉,轻缓对他哀求。

  “事儿总是要处置的,你不可以这般一生,父亲娘亲一直在等着你。”

  永德张了下口,声响带着一缕沙哑:

  “万一……我不是呢。”

  永英愣了愣,变了面色。

  万一不是呢?

  他们好像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由于大家伙儿全都已认定了,他就是。

  “万一不是呢?他对我那样好,如果我真真是元乾平的后人咋办?”

  永英怔住了,哑口无言。

  这时,站在门边的梁永英忽然叹了口气儿,他向前两步,从怀抱中掏出一物。

  用牛皮纸包裹的东西,给他珍而重之的藏在了衣裳中。

  他取出来,把外层小心谨慎的打开,浮露出一个信封来。

  在永英惊异的目光下,他把信封拿起来,给到永德。

  他说:

  “这是龙复留下的东西,我猜,跟你的身份有关,我没有打开过,具体是不是我亦不知道,你自己看吧!”

  永英比他还急,放开了永德,一把把那信封抓过来。

  上边密封的火漆还是好端端的,里边的内容一直是梁永英的揣摩,他的确没有看过。

  永英当着永德的面,把它拆开,盯着里边的字。

  半日后,她咬紧了牙忿怒不已。

  “好狠毒的计谋,如果真真的给他成功得逞了,这封信不管是大哥取了,还是父亲取了,只怕全都不会原谅自己。”

  她把信给到了永德,说:

  “龙复的字你该是也认的吧?这一回你还有啥好疑心的。”

  这儿写的,无非是一段对他们父子俩挑畔的话。

  跟他说们,他当初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永德,又是怎样一步步设下这个局。

  他死啦,他也要令亲王父子永不安生。

  可是再厉害的参谋,亦是算不到人心。

  梁永英拍拍永德的肩头,轻声叹说:

  “我也只可以帮你到这儿了,你们兄妹俩缓慢谈,我先走啦!”

  这是龙复的亲笔信,依照他的部署安排,它会出现于父子相残胜利者的一方手心。

  永德记起自己回至巫山神寨,看见死气沉沉的场面,还有司琪偷摸跟他说的那一些话。

  那时,他满身的怒火,提着剑杀掉他们部署安排的隐卫,如果不是自己的实力和永麟有着过大悬殊,他真真的会杀掉他。

  要不是他足够沉静,没准真真的会把他当成仇敌之子杀害。

  这样想一下还真真是后怕。

  永德攫着那封信,终究搁下了胳臂。

  “小妹,我们归家吧!”

  永英用心的盯着那张脸,惊的呀了声!

  ……

  亲王府又办了一场宴席,这一回宴席空前绝后的气派,生生令在场的宾客们觉察到啥叫作有钱任性。

  原由?亲王夫妇找寻了15年的儿子回来啦!

  只是那一些听书的人纳闷儿了,

  “咋又回来啦?六个月前不是才办过一回,说是世子回来啦么?”

  说书人拍拍几声,说:

  “客官们有所不知,先前那名世子是假的。

  那龙复奸诈无比,早在郡公府出事儿时便记起了退路,那时,他就偷摸离开了蓟州军营,卧底到了巫山神寨当中取的了巫山神寨寨主梁昭康的信任。

  而后,待到蓟州军元乾平兄弟真真的死后,他便开始设计了这场复仇。

  一是杀掉梁昭康,取了他的脸又取代了他的身份。

  二是,给亲王有朝一日找寻到世子部署安排了一个迷魂阵,先前那名给赐名元瑞的小孩儿,便是世子的替代品。”

  原来这样!

  “那这个不会是假的了吧?”

  诸人又问。

  说书人说:

  “亲王妃慧眼识子,看见元瑞的头一眼便知道他是假的,没有拆穿他无非是顺坡下驴将计就计,为迷惑龙复。

  可是这一名世子则不一般,亲王妃一眼便认出了他。

  世子的气度,样貌,那全都是随了亲王,是典型的元氏皇族,错不了……”

  故事儿讲完,大家伙儿也听了个开心,台下一片叫好声。

  变脸后的两兄妹坐在茶楼里吃下最终一口茶,搁下了茶钱,悄然起身。

  “大哥,你觉的他讲的好不好?”

  永德笑曰:

  “不像是说书,倒像是闲谈!”

  “这般把一个故事儿讲出来才更加生动嘛!”

  永英说。

  出了茶楼,那夕阳已无限美好。

  永德笑曰:

  “快回去吧,明日父亲娘亲就要走啦!”

  永英愣了一刹那,随之亦是长叹说:

  “他们可真够折腾磋磨的,我看找大哥这15年他们也未累着,没准还乐在当中呢。”

  “恩?”

  “我本以为,把大哥你找回来后我们一家子便可以好端端的生活在一块,父亲娘亲年纪大了,可以安享晚年,享受一下天伦之乐。

  那曾想他们的养老计划里压根不是待在这梅花儿谷中,娘说,只须她还跑的动,便要到处跑跑,等跑不动了再一回来等咱侍奉。”

  “这般有啥不好的?”

  永德好笑的问。

  永英噎了噎,脑筋里觉的这般不好,要要她讲的话……她还真真不知道该是咋说。

  一想,她问:

  “你知道他们要去哪里么?”

  “知道呀!”

  永德说:

  “他们要去找二叔。”

  “咸阳王?”

  “父亲说他早不做咸阳王了,他们一家子全都是行商!”

  永英歪了歪嘴,一想起这个二叔先前和郡公府是一伙儿的,她便有一些来气。

  要不是和郡公府的恩怨,大哥亦不会丢那样长时间。

  “那二叔他们在哪儿?”

  “不知道!”

  “那你不说你知道!”

  永德缄默了片刻,说:

  “他们大约也要试探着做做行商,当是体验生活吧。”

  “恩?”

  “那日,我听见父亲娘亲,还有靳员外夫妇,阳爵爷他们的淡话。

  说是啥……如今的年青人靠不住,不期盼我们养了,他们打算抱团养老。

  先把二叔一家子找寻到,再一块儿到处走一走,等走不动了,他们便在后山某处风水宝地建一些屋子,抑或干脆便在梅花儿谷中建造一座老者院儿,大家伙儿在一块细数年纪轻时的种种,一块回忆着曾经的美好缓慢老去!”

  永英缩了下颈子,努着嘴说:

  “搞的这样煽情做甚?干嘛都来梅花儿谷呀,听这意思咱不光要给父亲娘亲养老,还是要为他们那帮老朋友们养老嗝?”

  永德笑起,又继续说:

  “即使他们全都来,也犯不上你侍奉了,不要忘掉了你亦不算小了,应当嫁人了。”

  而他自己呢,这一些年,父亲娘亲细数的那一些人为找寻到他,谁不是付出了十多年的时间。

  倘若他们真真的都乐意来的话,给他一个报恩的契机自然而然是再好不过。

  “恩?呀……大哥!”

  永英自是不知道永德脑筋里转了多少个弯,小女儿的羞涩爬上了她的脸。

  永德阔步向藕花屯方位走去,并丢下一句:

  “巫山神寨寨主约了我三日后去后山狩猎。”

  永英面色一红,呵说:

  “关我啥事儿?”

  “问你去不去?”

  永英:

  “……”

  “去,我自然要去!”

  永英阔步的追上去!

  全书完。

【小说村:www.xiaoshuocun.net】
投推荐票 /    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/ 章节目录 /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    / 加入书签
X
Top